当前位置:主页 > 家排治疗 >

星币骑士与月亮城堡的梦

责任编辑:psy898-念暖  发布于2022-08-19 17:44   浏览次  
  心理导读:我的生活逐渐地恢复了平静,依旧每天上学、放学、回家,和身边的人谈笑,然后做一些一早醒来就会忘记的梦。可是,忽然有一天,在放学回家快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我远远的看见一个人站在那里,好像一直望着我,而他的身影又是那么的似曾相识。我没有多想,继续往前走,正好路过那个人的身边,我向他看了一眼,他正目光柔和的看着我。 ---www.psy898.com
 
星币骑士与月亮城堡的梦
 
  家排治疗-星币骑士与月亮城堡
 
  这个故事是关于我的一个梦。在我的梦中,重复地出现一个地方,每一次这个地方出现,我都会意识到,我又来到了这里。就这样,在梦中,我一次又一次地去到那个地方。那是一个连着大海的高高山崖,山崖上长满了绿草,鲜艳的小花朵随处散落。大海在崖底拍岸而起,在山崖的另一边,便是无边的原野。这一天,我又来到了梦中的这个地方,忽然,看见在崖头站这一个穿得好像滑稽小丑一样的人。他是一位愚者。愚者满脸欢乐的样子,一只手捻着一朵白粉色的菊花,另一边抗着一把红缨枪面对这大海唱着不知名的歌剧,在他的脚边,有一只白狗在撒欢地跳来蹦去。在他的歌声中,大海的浪花撞得更高了,海浪声和他的声音相互交映着。这时,他看到了我,于是,他停下了歌声,和我讲了一个故事,目光温暖慈祥。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原野的尽头,有个月亮城堡,城堡里有一位月亮公主,而城堡中,公主最信任的人就是星币骑士。有一天,公主交给星币骑士一个任务。于是,星币骑士出发了。许多年之后,星币骑士翻越了万水千山,历经了千辛万苦,终于完成任务,回到了城堡之中。但是,在他回到城堡之后却如何也找不到月亮公主……
 
  过了几天,在梦中,我又到了那个地方,在那个地方我又遇见了那个愚者,愚者又告诉了那个故事。反反复复,几天都是如此。忽然有一天的清晨,睡眼惺忪之际,我顿然恍悟,我不就是那个公主吗?那骑士又是谁呢?……
 
  我的梦依旧每日继续着。愚者、星币骑士、月亮城堡反复地出现在我的梦中。这一天,在梦中,我也来到了月亮城堡,看见了星币骑士在月亮城堡中四处寻觅月亮公主的踪影,却如何都找不到。星币骑士游走在城堡之中。他路过了关押犯人的高塔,看到依旧时刻的都有犯人从高塔顶上逃出。而每当有犯人逃出高塔的时候,天空都会风云四起,雷电交加。其实,那些犯人很清楚,逃跑注定要遭到雷击电射的惩罚,瞬间丧命。但,他们就为了跳出高塔那仅有的一瞬间的自由,宁可以生命为代价,也要搏那一跳。星币骑士又路过了城堡的另外一个角落,在那里他看到了月亮公主的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他们依旧是许多年前他出发时的样子,三个人欢乐举杯,畅饮舞蹈。这就是城堡,一切的一切都自顾自地平静地发生这,相安无事又互不往闻的样子。星币骑士绕着城堡走了几圈,最后遇见了城堡的大管家,权杖管家。大管家依旧看护着象徵城堡威严、安全、神圣的三根权杖,他终日都不离开那里。星币骑士与管家交好,多年不见,大管家苍老了不少。骑士见到大管家,跳下了他的高头大马,上前询问:“权杖管家,你可知道月亮城堡里发生了什么?月亮公主怎么不见了?她去了哪里,你知道么?”看到星币骑士过来,大管家转过身来,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而听了骑士的询问之后,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扶着一根权杖,又转过身去,沉默不语。
 
  ……
 
  星币骑士失望而归,可是,他仍然不愿放弃,他很想知道月亮公主怎么不见了,他知道月亮公主是不会随便失约的,他那么想告诉月亮公主他终于完成了任务,想告诉月亮公主他这一路的种种经历和艰苦。骑士骑着他的汗血宝马在城堡里漫无目地走着,这匹马是他一路以来唯一的伴侣,是唯一陪伴他出生入死的朋友。骑士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城堡的大门,忽然,他想起来,好像在途中遇见了一个衣着奇异,面对大海歌唱的怪人。他不知道为什么回忽然记起这个人,于是,骑士决定回到遇见这个人的地方去找找看,或许,这个人能知道月亮公主的下落,也说不定呢。骑士穿越了整片原野,来到了海边,找见了他途中遇见的那个人。他正是愚者,他依旧对着大海唱着歌。骑士落下马,上前对愚者说:
 
  “您好,请问我们是不是什么时候遇见过?”
 
  愚者说:“你要找的人,还是没有找到么?”
 
  骑士说:“你怎么知道?你知道月亮公主么?你知道她的下落?她到底在哪里呢?”
 
  愚者看了看骑士,微笑着说:“公主就在最开始的地方,等着你。”说完,又继续对这大海唱起来。
 
  海浪声和愚者的声音交汇在一起,可骑士的世界里却顿时寂静无声了起来。“‘公主就在最开始的地方,等着你’……最开始的地方,那是哪里?”骑士伫立在愚者的身边,沉思良久,忘了离去。忽然,骑士转过身来,正对着面向我,我想说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声,就那样怔怔的看着他,但是,我知道,他是看不到我的。可是,我是多么想对骑士说:“骑士,我就是月亮公主啊,我就在你的身边,可你怎么就是看不到我?”
 
  星币骑士离开了愚者,继续在旷野上向月亮城堡相反的方向走着。走了不知多久,天色渐渐暗下来,这时他发现前方暮霭的隐约中矗立着一座高大的教堂。他在原地寻思良久,觉得很纳闷,在回来的途中并未路过这样一所教堂,这教堂是何时出现的呢?最后,他决定上前看一看。
 
  这是一座哥特式风格的教堂,高高的尖塔雄伟庄严,教堂外壁的石灰岩都是被火熏黑的模样,看上去也有三四个世纪之久了,不仅是饱经风霜,一定也遭遇过战争。星币骑士走到了教堂的门前,教堂的大木门和月亮城堡的城门差不多一样高大,他用力推了推大木门,门吱哑哑地缓缓打开,骑士跳下马,走了进去。教堂里面几乎是不透光的,高高窄窄的窗子镂刻在墙顶的石壁上,满是五彩的琉璃画,但在这样的黄昏中,窗子都是灰蒙蒙的。教堂里面十分宽敞,在昏暗中,骑士大致能分辨出做礼拜的厅堂、做忏悔的小屋、神父主持仪式的案台。骑士缓步在教堂中走着,他甚至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这时,他发现在教堂的最深处有一些微弱的橙色的灯光。他快步走了过去。
 
  原来那是一个阁间。他拉开阁间的帘幕,看见有三个人:一个穿着牧师一样的衣服,一个披这红点斗篷、穿这红靴子,他是个法师,另外一个似乎是教堂里的工匠,戴着围裙站在长椅上,正准备给灯加油。骑士还惊讶地发现,在石廊的拱门上镶嵌着三枚星币,而这三枚星币和月亮公主交给他的那枚的形状、大小、图案一模一样,只是,那三枚中,下面的两枚是银质的,上面中间的一枚是铁制的,而他的那枚是金子做的。骑士不明就里地愣在了原地,而阁间中的三个人看到了骑士,也愣住了。——还是牧师先回过神来,他走到骑士面前,同他耳语几句,骑士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将自己胸前的那枚金制的星币摘了下来,交给了牧师。牧师把骑士的星币交给了工匠。工匠迅速的把拱门上的那枚铁制的星币取了下来,换上了骑士的金星币。法师念了几句咒语,于是幻象出现了。
 
  星币骑士先是看见了月亮城堡外的那片绿色的田野,辽阔而缤纷,在丘陵起伏的低洼处有一间红顶的房子。在房子的远处,一对夫妇面向房子的方向背对骑士站着,他们恩爱甜蜜,在夫妇的身边,有他们的一双儿女在嬉戏。骑士看见夫妇正望向天空,于是他也跟这仰起头,这时,他发现,天空出现了一道金光闪闪的彩虹,彩虹上面连成一排的是月亮国王的十盏圣杯,这十盏圣杯还不时地碰撞,发出清脆叮当的响声,而杯中时而有琼浆玉液溅出。骑士忽然觉得那个女主人好熟悉好亲切,他揉了揉眼睛仔细的看了又看,忽然发现,那是变老了的月亮公主。骑士心中一惊,想把月亮公主身边的男主人也看清楚。可是,正当他的目光向男主人靠近的时候,整个画面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陌生的荒野,荒野上空的天是黑沉沉的,荒野连着河堤,河堤上寸草不生,红黄色的土壤显得十分荒凉,不远处的河流上发出幽暗的光,匆匆流淌这。骑士看见,光秃秃的河堤上躺着一个人,一张红色的披风搭在腰际下面,身上深深地插满了十把圣剑。显然,这人已经死去了,而骑士忽然觉得这片荒野不知为何看这如此熟悉。猛然地,他恍然大悟了一样,不由自主地走上前去,他顿时发现,这躺在河堤上的战士,不正是他自己么?
 
  骑士惊得脊背发凉。他急忙转身,想问问牧师和法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当他转身之后,却发现,牧师不见了,法师不见了,甚至连整个教堂都不见了,之前的两个幻象也都消失了,他惊愕地发现自己就伫立在刚才的那片陌生的荒野里,四周空无一人,那条河汩汩流淌着,在不远处站着他的宝马。骑士猝然惊醒一般,摸了摸自己胸口,星币也不见了。骑士踉跄地跌坐在地上。
 
  在所有的幻象都消失了以后,时空交错一般,星币骑士蓦然发现,他置身于一片原野当中。这原野与月亮城堡外的那片原野像极了,只是这里似乎有人烟的样子,远处有月亮城堡那里没有的高高的雪山,地势的低洼处还有耕田,红的黄的花朵散落在绿草地上,不远处还有郁郁葱葱的树林。正在星币骑士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忽然,他看见一个人从远处徐徐而来,待那人走近,骑士发现,这不是月亮城堡中的星币侍从么?星币侍从走上前来,向骑士行了礼,骑士急忙上前,同时十分诧异地问星币侍从:“这是哪里?你怎么会在这里?”星币侍从意味深长地微笑地看着星币骑士,待骑士问完,他从怀里拿出了一样东西,那正是骑士的那枚月亮公主交给他的金星币。星币侍从说道:“骑士,你可认得这枚金星币?”骑士见到星币,马上在自己的胸前摸了摸,星币果然不在,自从在那个教堂里看到的幻象不见了之后,星币便不见了。接着,星币侍从对骑士说:“骑士,请随我来,皇后和大法师已经等你很久了。”星币骑士跟随着星币侍从走进了密林深处。在密林的最深处掩映着一处茅屋,骑士跟随侍从穿过了茅屋,他看见了久违皇后,这皇后正是月亮公主的母亲。皇后坐在一把披着红毯的简陋的座椅上,衣着简朴,但能看出,还是精心修饰了一番,她头戴着金灿灿的皇冠,手中握着她的女王权杖,依旧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皇后看见骑士,站起身来,语气深长地说:星币骑士,你终于带着黄金星币回来了。快同我一起去见大法师吧。“
 
  随后,皇后带着骑士一起见了大法师,那位月亮城堡中的大魔术师,正是他掌管月亮城堡的安危与未来。大法师也是盛装以待的样子,他披着深红色的大斗篷,在他布法的桌子上,星币骑士看见了象徵月亮城堡威严的权杖、为平安而战的圣剑、以及代表胜利的圣杯。大法师上前对骑士说:
 
  ” 骑士,你可是带着黄金星币回来的?“
 
  说着,星币侍从把骑士的黄金星币呈给了大法师。
 
  接着,皇后向星币骑士娓娓道来了发生在他离开月亮城堡前后的故事:在星币骑士出发的三天前,月亮公主在月亮城堡外的森林里发现了恶魔的阴谋,她急匆匆地赶回来,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大法师,于是大法师将封印了月亮城堡所有秘密和命运的金星币交给了月亮公主,让公主将这星币带出城堡,走得越远越好。但是,大法师不知道,月亮公主却将星币交给了骑士,他也根本不知道骑士带这星币去了哪里。
 
  在星币骑士出发三天后的晚上,恶魔袭击了城堡,他将月亮城堡里的所有子民都囚禁到了高塔之中,国王在战斗中也丢失了下落,只有权杖管家和月亮公主的两个姐姐一个哥哥安然无恙地留了下来,可是,月亮公主的两个姐姐和哥哥好像失忆了一样,对曾经的月亮城堡以及他们的家人、子民、发生的战争全然无知,而,也不知道为什么恶魔唯独没有杀死权杖管家。后来,恶魔虽然离去了,但是,月亮城堡再也不像从前的样子。在恶魔袭击月亮城堡的那个晚上,大法师只带着皇后和星币侍从逃了出来。在之后的日子里,大法师一次次地布法,终于找到了金星币的下落,也发现星币在骑士的手上,可月亮公主却不知所踪。
 
  大法师知道,星币骑士一定会回到城堡,会去寻找月亮公主,所以他施用魔法在远离月亮城堡的这片原野上布下节界,使得恶魔无法发现他们,并在骑士归来的路上将他引领至此。他们一直在这里等待着,等待星币骑士带着金星币归来,也等待他带回月亮公主。
 
  星币骑士听完了整个故事,他茫然地看这大法师和皇后,说:
 
  ”月亮公主曾经交给我一个任务,她让我带这星币,去寻找一个叫“月潭”的地方,她告诉我,如果找到了“月潭”,就将星币埋在潭底,三年以后再取出,用“月潭”的水将星币洗净,再将它放在潭边的山顶让太阳照耀七天,便可以将它带回月亮城堡了。我用了三年的时间才找到“月潭”,在潭边守了三年,又用了三年的时间才走了回来。我以为月亮公主依旧会在城堡之中。可我不知道,月亮城堡里竟发生了这样的灾难,更不知道月亮公主在哪里?“
 
  听完骑士的讲述,大法师和皇后也都默然无语,他们明白,只有找到月亮公主,才能拯救他们的月亮城堡,拯救那里的人们,重回他们的家园。
 
  星币骑士又要出发了,带着月亮公主曾经交付给他的星币,这一次他的身上还承载了大法师和皇后的深深期盼。
 
  就在骑士出发前,大法师又一次为他布法,以便为他找到一条最快的找见月亮公主的路。这一次,大家看到了圣杯王后,她端坐在河边的宝座上,右手托着金色的圣杯,像是在等着河对岸的呼唤。圣杯王后底着头,欲言又止地对骑士说:
 
  ”回到‘月潭’去吧,你会在那里找到月亮公主。“
 
  接受了圣杯王后的旨意之后,星币骑士再次踏上征程。这一次,他很快到了”月潭“.面对月潭幽静的潭水,骑士正怅然所失的时候,忽然,他看见在月潭岸边,忽然出现了一位红色翅膀的天使。天使的手中拿着两只金色的酒杯,这时,天使将两只酒杯对着倾斜了一下,两只酒杯里顿时盛满了琼浆一般的圣水。接着,天使轻柔地对星币骑士说:”骑士,请喝下这圣水吧,喝下它,你便会找到你的月亮公主。“
 
  骑士接过天使的酒杯,缓缓喝下了圣水。他看见天使身后的黄水仙开始怒放,远处的雪山顶上冉冉地升起了金色的太阳,原野碧绿,潭水澈底……然后,他渐渐地失去了知觉。时空再次交错,回到了我的世界里。而我已经有许多天没有做那个梦了,没有到那片熟悉靠着大海的山崖那里去了,没有见到愚者也没有再见到星币骑士。可是,就在生日的那天晚上,我做了这样的一个梦,我梦见一个水潭,水潭的傍边草长花浓,潭水幽幽,空气里是树木的清新的味道,而就在离水潭不远的地方躺着一个人。我好奇地走上前去,想看个究竟,但当我靠近看清楚后,我心中一惊,这不正是星币骑士么?他怎么会在这里?我又靠近了一些,仔细看着他,他像睡着了一样,对周围的动静毫无察觉。待看清楚了骑士,我的心又惆怅起来,因为,我知道即便他醒着,我这样近地面对着他,他也仍旧看不见我。想到这里,我心中好不伤心,很想拂袖离去,却又不甘心,我还有月亮城堡的秘密没有告诉他。于是,我在他的身边坐下,想试着唤醒他,可他还是熟睡着。在左右为难之际,我忽然摸到了自己胸前的护身符,我呆呆地坐了一会,然后缓缓取下了护身符,轻轻地放在了骑士手中,又伏下身在他的耳边和他讲了月亮城堡最后的秘密:”骑士,袭击月亮城堡的恶魔正是权杖国王,他虏走了国王,把他关押在一个秘密地牢里,快去解救国王吧,只要解救了国王……“
 
  我感觉话越说越吃力,自己也越来越没有力气,最后,我就在说到了一半的梦话中醒了过来。意识刚一恢复清醒,我便急忙地去摸胸前的护身符,果真不见了。我若有所失地躺在床上,像是没有力气起来。过了好一会,我终于能宽慰自己,我想,也许在那个我永远也去不了的世界里,骑士最终终能完成他的任务,国王会得到营救,大法师和皇后也能重回家园,月亮城堡一定也会恢复它往日的模样,或许,在那里星币骑士会找到属于他的月亮公主,而我,只是我吧。慢慢地我习惯把这些只当做我的梦,而且,在之后的梦中,我也再没有回到那个遇见愚者的地方。
 
  生活逐渐地恢复了平静,我依旧每天上学、放学、回家,和身边的人谈笑,然后做一些一早醒来就会忘记的梦。可是,忽然有一天,在放学回家快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我远远的看见一个人站在那里,好像一直望着我,而他的身影又是那么的似曾相识。我没有多想,继续往前走,正好路过那个人的身边,我向他看了一眼,他正目光柔和的看着我,接着,他走到我身前,声音柔和又坚定地说:”月亮,你还认得我吗?“说着摊开一只手,一个吊坠垂了下来。我定睛一看,那不正是我的护身符么。
 
  (作者/佚名 | 来源/心灵花园)

来源“心理氧吧”为原创,版权所有。本站有部分资源来自网络,转载之目的为学术交流,如因转载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进行处理。

相关人气资讯 :

  • 星币骑士与月亮城堡的梦 星币骑士与月亮城堡的梦
    心理导读:我的生活逐渐地恢复了平静,依旧每天上学、放学、回家,和身边的人谈笑,然后做一些一早醒来就会忘记的梦。可是,忽然有一天,在放学回家快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我...
  • 家排治疗-人类需要亲密接触吗? 家排治疗-人类需要亲密接触吗?
    心理导读:人类的性与动物的性不一样。他们还指出,人与其他动物在另一个重要方面的根本差别是,我们具有高度发达的区分自我和他人(同时也意识到内在联系)的能力,也就是...
  • 超意识状态是怎么产生的 超意识状态是怎么产生的
    心理导读:人类所有的感情和感觉关于性的、精神的或爱的都是经由心理学家所谓认知或思维而产生,并在大脑里形成的。但是,由于我们的大脑是肉体的一部分,我们是在肉体里体...
  • 家排治疗-宗教崇尚痛苦贬低快乐 家排治疗-宗教崇尚痛苦贬低快乐
    心理导读:神圣的欢爱绝不是中世纪基督教的善男信女们被鼓励通过折磨自己、摧残自己的肉体而得到的那种神赋的欢爱;也不是弗洛伊德所说的男人在性交过程中通过侮辱和贬低女...
预约专业咨询师( ^_^ )······
催眠治疗师